在等待電梯時,我喜歡看著窗外馬路上車來人往的樣子。自從開始了整天坐在冷氣房內辦公的日子,必須知道像這般倚靠在玻璃窗邊,汲取斜射進來的陽光,是種悠閒,甚至有時會恨不得電梯再晚個幾階上來。SOP 般的生活迎接尾聲,竟是抱著些許雀躍的心情跑離職流程的。終於能了解我爸每天進出同一個上班場所,更別說數十年來如一日,那該是怎樣的心情。

前幾天先跑離職流程,手上那份手續單拿著有點不真實,依稀感覺才剛領員工證,這回卻是已經到了要繳回員工證的日子了。經歷兩個月名符其實的上班族生活,充滿許多感慨,原來大半的上班族便是這樣,固定早上幾點起床,沿著一成不變的上班路線,重覆同樣的上班內容,提早下班還可以在夕陽陪伴下回到家。

這不就是我以前想要的生活嗎?平穩又安逸的工作內容與環境。但不知從何時開始,這片藍圖一點一點在崩解,熱情刺激我的腦子,告訴我:「你怎能甘心就這樣過完一輩子,你的人生才剛進入下一個 20 年!」我變得愈來愈貪心,想要學習更多的東西,愈覺得我 18 歲以前的人生真的是我嗎?我怎麼浪費了這麼多時間在那麼多沒有意義的事!

現在看來,九月去留學簡直是再正確不過的選擇了。

偶爾我會感謝老天爺讓我經歷「失敗」,假設我大四申請到公費生資格,還能出國留學嗎?勢必一畢業就被綁約在公司裡待個三年 (怎麼想都不划算,只享受一年優待,就要我為公司賣命三年!)又假設大三申請交換生就通過了,必定得到的不比現在多……這麼看來,「失敗」才是最划算的投資阿!

這個圈子很小,同時間在這棟大樓裡見習、工作的人,光同校學生就占有一定比例,真的是隨便搭個電梯都能遇到熟人。我想坦白的是,離開這裡有一部分原因,就是想脫離這個舒適圈。

還記得因一封辭職信:「世界那麼大,我想去看看」而一夕爆紅的大陸女教師嗎?遑論她最後到哪去了、又做了哪些事,這句話倒是有那麼一點意義在。因為被困在這個宗教團體太久,我心已變得狹隘,太容易受這環境影響,卻忘了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每每被小事煩心時,就逼迫自己多比較,雖然人往往是禁不起比較的,不停地比較,只會張顯自身的脆弱,但反過來想,比較的對象不同,卻也能因此產生自信心阿。

工作也好,感情也罷,人常常會因身處的環境不同,錯把身邊的人事物當成自己世界的全部,因此一遭遇挫折,便有如世界崩塌,一瞬間整個人生跌入谷底,好一點的清醒了,就自己爬出來,衰一點的大概就此沉淪吧。對於我而言,悲傷是可以享受的,像我這種平時不太會抒發自己情緒的人,若是逮到機會大哭,勢必要給他狠狠哭上一場,才肯善罷甘休阿。

我想,是該離開了,從心離開。我也曾經錯將這裡當成我的全部,投入深深的情感,當一年後景物依舊,人事已非,我漸漸明白那段時光已不復存。我得作出抉擇,要麼選擇這裡,然後把回憶拋去,但這是不可能的,觸景傷情的道理大家都懂。所以我離開,不想抱著曾經有過的美好憧憬,就此苟且偷生,不願一輩子被困在這裡。

而那些回憶,會靜靜的睡在我心房,因為世界那麼大,我想去看看。

 

寫於 FC2 Blog:2015.08.21

0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