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你問我,為何要特地趕車來這,只為了吃一頓飯?我會告訴你,對我而言這不僅僅是一頓飯,而是我願意花多少代價,去延續這段緣份。

 

九月前往日本的七八月空檔,在力瑩引薦下,接下了兩個月的短期代班。

接到公司 Mail 的同天,夜裡得知了令我措手不及的消息,心中大石以預期外的重量壓得我喘息不來。當下我馬上敲了其他朋友,確認消息是否屬實。結論是當晚失眠。直至天光漸亮,鳥鳴入耳。看著桌上的水餃山,工作擱著,作業擱著,一堆事等著我做卻完全提不起勁。

晚上回到台南,老媽一見到我劈頭一句『妳怎麼看起來悶悶的。』立馬點中我的心事。只能說知女莫若母,想掩飾都沒法。沈澱之後,還是決定跟老媽吐吐苦水。

 

「我有個非常重視的朋友,昨天意外知道她要離開,太突然,所以我很生氣。」

「妳是氣她沒有跟妳說?」

「對。」

「那她知道妳在生氣嗎?」

「不知道,我也不想跟她說話。」

 

說這是小學生的吵架內容,大概也沒人不信吧⋯⋯但生氣難過的點到底是什麼?真是因為這麼幼稚的理由嗎?雖說都撂下狠話了⋯⋯當晚還是忍不住敲了對方 LINE (唉比較在乎的那一方永遠吃虧啊!) 與其說是和解收場,不如說解鈴還需繫鈴人。和對方連上線後,啥事皆如浮雲隨風去了,再次反省自我意志力十分薄弱 (說到底不就是自己鬧彆扭生悶氣嗎)。

站在公司陽台看出去的關渡平原,心情豁然開朗。說起來我來公司那麼多次,似乎連一次也沒好好看過這片景致呢。

後來我臨時退了火車票,改坐清晨的客運上台北。重新踏上一度思思念念的環境,我猜想這種緊張雀躍的心情,應該是最後一次了。以後來這裡能夠更平靜的面對,畢竟最深切的牽掛已經不在。算是好事吧?早有預感總有一天妳會離開這裏,做了無數次心理建設,不料時間還是整整提前了。沒能處理好這次的心情,實在感到恐慌,一方面是沒預想到情緒潰堤如此地步,另一方面覺得這只是開頭。

身邊的朋友總是以「凡事從容淡定」來形容我。但他們又怎麼會知道,從容是因為懂得未雨綢繆,淡定是因為問題發生預料中。即使慌張害怕也不能表現出來,這是種自我保護啊。

|Photo By Tzu Cheng Liu

自從去年結束實習後,認識的人一一離開,相對的是新血加入。多數人只能是生命的過客,沒法強留,直到有天回過頭發現景物依舊,人事已非,你才會成長。在這途中,殊不知也跌跌撞撞數百回,也成了別人的生命過客,最終埋存在過往的回憶裡。

其實我在乎的點,從來不是對方是否有告知這事,單純只是害怕她的離去會讓美好成為回憶,想留住我們僅存的聯繫罷了。所以我掙扎、企圖挽回些什麼,即使仍徒勞無功。

遺憾是有的,然而換個角度想,沒有結束,何來遺憾呢?

 

寫於 FC2 Blog:2015.05.13

0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