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大學日記】微雨的台北夜晚

「還有多久到?」

「下一站就是公館了。」

憑google地圖給的線索,彎進校園書局附近的小巷子,走沒幾步果然看到大大的「峨嵋餐廳」招牌字。心臟抑止不住跳動,幾次深呼吸後,提著行李一腳踏入店內。視線一尋,大夥坐在靠近出菜口的位置,中麒大哥率先發現我,朝我招了手。

幾道菜吃下來,從大家交談中得知,原來今晚的聚餐是為了幫岱哥送行。恍然大悟之時,眾人也訝異我竟不知情,紛紛投以疑惑的眼光:不然妳今天幹嘛來?

我憤憤然地將心裡的小飛鏢,全射往對面正吃得歡騰的罪魁禍首。其實赴約前便覺得聚餐目的不單純,但小黑不知發哪條神經死活不肯透露⋯⋯我就這樣上鉤了。哎,好奇心會殺死貓呀。不過認真說一句,這家川菜料理真好吃。因為臨時改了火車班次,沒法準時赴約,我也就跟著他們點的一同吃。

合菜這種東西嘛,總要有點交情,吃起來才不會尷尬彆扭。雖然我與當天在座的大哥姊姊們不是全都熟識,一頓飯下來卻也吃得津津有味,甚至可以說因為合菜,讓原本陌生的兩個人頓時有了連結。

意外的收穫是看到了澄澄本人!澄澄太可愛,以至於我整晚相機大半都是為了他按的快門,拖他的福,這頓飯笑聲不斷。

題外話,看到苦瓜、茄子料理出現在餐桌上時,不禁暗暗佩服這一桌的大人們了,開始好奇他們怎麼點菜的。我雖然不挑食,但想起身邊同輩的朋友,聊天偶爾討論到誰不吃青椒、不吃苦瓜等等⋯⋯當幾樣容易觸及別人底線的食物出現在合菜裏時,這現象不由得令我感到有趣。

大概是我 OS 太多了。

|Photo By Tzu Cheng Liu

 

離開川菜館後,幾個人先行告別,餘下的人提議去吃龍潭豆花。我瞄了瞄錶,心中暗忖時間還夠。

走到豆花店前,無限思緒湧上心頭。去年實習,和小裴一行人完成寶藏巖的採訪後,也曾到這裏吃豆花。還記得那天下著滂沱大雨,回到芝山的住處鞋子都溼透了。想起這段小插曲,這碗豆花吃的不是很專心。

「看了那些照片,我覺得妳有天份,但是妳沒有在經營自己的作品集。」

一日深夜,FB 的小視窗跳了出來,是小黑。

原以為又是來哈拉的,閒聊到一半,他語氣轉為嚴肅,正經討論起我的未來。那夜我輾轉難眠,反覆思索著這段話⋯⋯我不是他第一個這樣稱讚的人吧?他是在開玩笑嗎?腦中充斥著疑問,也許更多的是感動。正因不可置信,而無法不去想這些話產生的動機。回想實習那段日子,小黑一度是所有同事中我認為最難親近的人。為人心直口快,在還不熟悉他「個人特色」之前,每次面對他都特別膽顫心驚,深怕一個回答不順他的意,又惹來眉頭深鎖的表情。料想不到如今,他竟是我生命中不可多得的貴人。

 

前往捷運站的路上,與 Alberto、小黑聊著自己的未來。

「妳可以選一些題目來拍,回台灣後將兩者做比較。」Alberto 如是說。

我想這是個好主意。一年的交換留學,偷偷給自己設定了一些短程與長程目標,即使我不太確信自己是否能夠完成這片藍圖。不過,首先我得承認攝影已經不再只是興趣,如果不是前陣子小黑的當頭棒喝,面對一百零一種畢業生問題「未來想做啥?」時,還是會以「不知道」帶過吧,順便騙騙自己逃避事實。

真是人生的大哉問。

腦子感覺突然被塞了太多東西,我決定放棄思考。回芝山的捷運上,跟祺婷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,心裡則惦記著:明天能看到姊姊嗎?

 

寫於 FC2 Blog:2015.04.05

相連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